总导演郑大圣:谍战类型是瓶,《代号》在其中装了关于“身份”的人生四问

    近来,有这么一部谍战剧,在剧中,祖锋告别了李涯和崔中石,当上了护妻好手;张恒告别了杨立华和余露,和祖锋上演了一场民国史密斯夫妇;一脸帅气高冷的乔任梁竟然也空降天津卫,在英租界当上了神探九哥。

 

    没错,这部剧就是继《潜伏》《借枪》之后,青雨传媒出品的又一谍战剧力作——《代号》。《代号》改编自龙一同名小说,由海飞担任编剧,郑大圣担任总导演、监制,乔任梁、祖锋、张恒领衔主演。今晚,《代号》将于天津卫视黄金档开播,乐视视频也将同步上线。

 

    总导演郑大圣出生世家,其创作一直以历史题材见长。在他分量十足的获奖片单中,有诗意浓郁、锐气逼人的《王勃之死》;也有如《小城之春》一般以儿女情长切入抗战史的《危城之恋》;更有以卢沟桥事件为背景,细描乱世众生相的《天津闲人》。而《代号》则是郑大圣的谍战剧首秀。近日,影视独舌特对郑大圣导演进行了专访,请他谈谈《代号》的台前幕后,也聊聊他在谍战历史题材方面的创作心得。

 

  总导演郑大圣

谍战将人的日常困境极端化,《代号》中藏着关于身份的人生四问 

 

    此次执导《代号》,郑大圣坦言,最打动他的是剧本中关于“身份”的判断:“一个人,会拥有多重分身,那我们从哪个身份去定义他呢?”《代号》将矛盾集中在了一个天津卫的中上产家庭,小舅子冯九思(乔任梁 饰演)、姐夫周孝存(祖锋 饰演)、姐姐冯素梅(张恒 饰演)三人,个个身份复杂,行为动机似迷雾。

 

    以剧中由祖锋饰演的周孝存为例,明里是警务处长、股票交易所大客户,暗中则是军统要员,回到家又成了疼老婆、护小舅子的一家之主。一个人的身份有“明码”、有“代号”,更重要的是须臾不可离的自身感受,这些纠缠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人物的复杂性。在郑大圣看来,《代号》在谍战悬疑之中,融入的你是谁?他/她是谁?我是谁?谁是谁?的质问,是对人性的深入剖析与解读,也是代号的深意所在。

 

“类型是瓶子,里面填装的永远都是别的。”在“谍战”的瓶子里,郑大圣看到了日常困境的极端化。把家庭人伦、恋爱关系、夫妻关系、中年危机等等在这个瓶中勾兑好了,谍战剧的可观之处才能显现出来。

 

    剧中,冯九思虽然能力超群、背景不凡,但经历的还是青年步入社会必经的成长之痛、恋爱之伤;周孝存和夫人冯素梅,各为其主、暗中较量,但最终还是逃不过夫妻置气、嫉妒试探的凡俗纠结。“惯常的中年危机和成长代价,也就只能郁闷吧?但在‘谍战’的瓶子里就得谋,得夺,非杀人不可。”郑大圣把间谍视为家庭中亲属关系的极致体现,正是这种关系的极致化、处境的极端化让《代号》中的情感较量更令人捏汗动容,情节悬疑性也随之升级。

 

演员不演政治阵营,只演家庭内外人对人的关系 

 

    《代号》中的角色个个身份复杂,这对演员表演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郑大圣导演一向擅长把控乱世众生相,对于这类角色的表现,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政治阵营是抽象的,演不了。我们的演员不演政治阵营,只演家庭里人对人的关系。

 

着实,剧中的周孝存稳重老辣,但最令人过目难忘的却是他对太太的爱。他怀疑冯素梅有“外遇”,极想查证又极怕证明,角色的兴味全在其中。冯素梅聪慧明理,一直知道周孝存在外面有隐秘的另一重生活,却从不点破;若点破了,日子就没法过了。小舅子冯九思,在外面是神探在家中却是冤家弟弟,姐姐疼,姐夫头疼,他总觉得世界在外面,总觉得他有责任而且有能力改变世界……总之,在剧中,周孝存就是谁都想要的那样一个丈夫和姐夫;冯素梅就是谁都想要的姐姐和太太;冯九思就是谁都头疼又心疼的弟弟;蓝青瑶(吕星辰 饰演)是永远的初恋,什么都好,可怎么都好不成。

 

“生逢乱世,大概就是时刻面临抉择吧。身外之物容易选;事关切身、人关体己,可就太难了。”《代号》虽只演家庭关系,但处于背景的政治阵营之张力却未曾一刻消停,不停挑起纷争。主角们在信仰和亲人、爱人之间做取舍,在血缘之情和灭亲之义间受折磨,这也是《代号》的动人之处。

 

    在郑大圣眼中,最吸引人的表演是无法预知的表演,让人猜不到下一个反应的表演才最有味道。“我对祖锋的要求是撒开了演,一个人物要演出三个角色的反差。在生活中,我们跟不同人对撞出来的都是不一样的形象,角色也要如此。”剧中祖锋饰演的周孝存,在警察局老练圆滑,在家温柔和气,在秘密情报站又显出忠诚与老辣并存的气质。经过剪辑,场景交叉融合,角色如变色龙一般,观众猜不出下一秒他要演什么,会怎么样,周孝存城府很深的形象由此得以确立。

 

提到复杂角色,《代号》中不仅有立体多面的中间角色,也有极为出彩的反派人物。剧中,焦刚饰演的小仓直人公开身份是日本天津租界课课长,与冯九思、周孝存正面冲突,暗中他又是日军海军军部顾问,更是心机深厚手段老辣。

 

    曾在日本著名独立剧团四季剧团演出、研修多年的焦刚,对小仓这一角色拿捏精准。虽然出演的小仓是个坏人,他却让角色让人可恨之余,又很想看他演下去。焦刚除了对人物心态理解精准,在表演的心理节奏上,他的把握也异于常人,常会给人带来惊喜。郑大圣透露,在拿到剧本时,焦刚和他剧中副手渡边的扮演者石路,都非常重视地各自找到日本朋友翻译。在现场他们更是拿着三版剧本对戏、讨论,极为认真。

 

拼情节、抠细节,复原四十年代的天津味道

 

    《代号》是1941年发生在天津的故事。四十年代的天津已经历了近八十年的开埠通商,海河边上租界林立,是中国现代化进程开始得很早的城市。现在完整保留下来的“意风街”,就是当年列强当中的弱国意大利在天津卫的租界,也是他们在亚洲唯一的租界。

 

    正因为开埠早,天津人才更早的认识到外国列强的残忍和伪善。一部分人,以冯九思为代表最先觉醒,怀抱信仰,以最睿智的方式开始抵抗、开始战斗;另一部分人,因为生活在这样的“水深火热”、“尔虞我诈”中,会显示出极端的人性,一如周孝存。

 

总导演和乔任梁

 

    可以说,正是天津这么一块多国势力交织、摩登中又带着压抑的地方,为谍战的传奇性提供了土壤,为人物之复杂搭建了舞台。《代号》所描述的,恰好是一家,同一屋檐下,同张饭桌上,却眉来眼去各怀心事,是亲人也是敌人——如此的戏剧性也只有在同样戏剧性的天津卫发生,才能相得益彰。

 

    为了复原四十年代的天津气质,《代号》可谓处处精心。剧中,男主角冯九思是一个在英租界任职的中产少爷,他的恋人蓝青瑶更是一个摩登的专栏女作家。按照身份,冯九思的西装,蓝青瑶秋冬的呢裙子、披肩、手套等服饰,一定是在五大道英国人开的手工定制裁缝店里做的,款式也必然是与伦敦同步的。因此,《代号》中的整体服装风格选择了英伦风格,面料和款式也都是根据史料与现代流行审美相结合而进行的改良打造。

 

    还有一个细节体现在小小的纽扣徽记上。《代号》中涉及很多警察出场的戏份,为了让制服扮相做到完美复原,剧组特意按照历史资料图样尺寸,拿到造币厂特别开模,才得到和历史上一样大小、表面凹凸有致的制服用扣。

 


复原历史的细致不仅体现在造型与道具上,还体现在具有年代感的台词。《代号》中有一句台词“平安无事”,贯穿全剧,令人印象深刻。这句话不仅是两位男主角的口头禅,也是撤离天津时的接头暗号。郑大圣解释说,之所以安排这个细节,因为平安无事其实是以前天津警察日常的问候语,他们都最希望自己负责的辖区里平安无事,也是天津那个年代所特有的。在他看来,细节的精细是电视剧必备的要素,一方面是为了帮助演员,让他们感觉真实、入戏。另一方面也是服务观众,有了画面上的代入感,才可能更好的融入情境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