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叙事中的英雄主义

    多年前,随着《潜伏》《借枪》等一些代表作的陆续问世,谍战剧作为一种题材类型,以其隐秘而伟大的英雄特质、紧张刺激的情节编织、环环相扣的悬疑推演,在五光十色的电视荧屏上成功站稳脚跟,并收获了一批数目可观的固定观众。然而,最近几年的谍战剧似乎已经度过了它的黄金期,虽播出量持续不减却难觅上乘佳作,跟风雷同导致对资源的重复内耗与观众的热情透支。在巅峰面前另辟蹊径诚然不易,但突破难点往往就有亮点。从这个意义上说,正在天津卫视播出的《代号》令人耳目一新,为谍战剧创作带来启示。

 

    东阳青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由龙一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谍战剧《代号》在天津卫视播出后令人耳目一新,其人物塑造与叙述方式上的世俗化取向,使信仰有了依托性、英雄有了烟火气、故事有了亲近感,为当下谍战剧的审美破局带来有益启示。

信仰是人们对某种主张、主义的信奉和尊敬,并将其奉为自我的行为准则。无论身处何时何方,人无信仰则不立。谍战题材电视剧由于重在描摹敌我双方在不为人知的隐蔽战线上之殊死较量,所以主人公对于崇高信仰的坚定性不仅是剧作精神主题的人格外化,也是最能彰显作品吸引力和感染力的人文要素。《代号》的可贵之处,在于没有把冯九思这一英雄形象放在高高的神坛上膜拜,而是将其还原为带有某种“雅痞”气质和一些缺点的普通人。纵向来看,我们在此人身上可以清晰地寻到一条从混世魔王到成熟男人、从进步青年到优秀战士的成长线索,如此蜕变历程使角色在对比张力中凸显出人性的真实立体及其与复杂社会环境的深层互动。横向来看,剧作通过冯九思和周围人千丝万缕的情感纠葛,亦亲亦疏的复杂亲情、进退维谷的虐心恋情、从对立走向莫逆的“同志+兄弟”情,将人物置身于一种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网络,从而达到深植情境、落地生根的人设效果。电视剧的价值引导力应该寓于人物性格的真实性和深刻性中。剧中以冯九思为代表的一组人物群像基本实现了“人各有貌,角各有戏”。邪中有正的周孝存、柔中有刚的蓝青瑶、粗中有细的杨炳新等,以血肉丰满、多维深入的演绎呈现,让作品关于信仰和英雄的价值内涵得以从带着温度的地气中孕育升华。

    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电视剧市场中,很多谍战剧为了以所谓的“传奇色彩”吸引眼球,不惜把“故事”讲成“事故”,用一连串惊悚离奇的“猛转折”“大起伏”“强震荡”来铺陈情节发展、刺激观众神经,实乃电视剧生产的下下策。纵观以往谍战剧的高品质之作,不论是《潜伏》中性格冲突的情趣和细腻紧凑的悬念相得益彰,还是《借枪》中用质朴无华、慢条斯理的生活质感映衬傲骨正气,都高明地显现出平静不惊之下的剑拔弩张。同样,以20世纪40年代的天津作为时空背景的《代号》,虽然着力表现多股政治势力的缠绕博弈,但巧妙地以一次爆炸事件后的连环杀人案为叙述导索并步步深入,之后运用丝丝入扣的缜密推理,“剥洋葱”式地将事实真相层层披露。此间通过平行蒙太奇的剪辑思维,针脚绵密地缝合各条线索,刚柔相济地穿插文戏武打,不温不火的对白节奏和静水流深的戏剧冲突融合得张弛有度、看点十足。

    时代呼唤英雄主义,那是一种主动为完成具有重大意义的任务而表现出的英勇顽强和自我牺牲精神。谍战剧天然具备弘扬英雄主义精神的题材先机与类型优势,关键环节是把典型性的英雄品格揉进普遍性的人之常情,把戏剧化的情节波折渗入世俗化的故事底色。对于剧作本体,这既是发展正道又乃突围路径;对于生产者,这既是制胜理念又需创作功力。《代号》也许在个别领域还有改善提升的空间,但其确实在上述层面为此类电视剧做出了充满诚意的探索实践。